伯乐的情怀与慧眼
2018-07-04 09:56:47 来源:阳江日报

—— 读《诗坛百家致王学忠的信》

伯乐的情怀与慧眼
阳江日报

—— 读《诗坛百家致王学忠的信》

书信是一种传递信息、沟通感情的古老形式。同时,它还是一种政论或文学体裁。如王安石的《答司马谏议书》等。以前,曾读过不少名人书信集,如毛泽东的《毛泽东书信集》、鲁迅与许广平的《两地书》、巴金的《巴金书信集》、傅雷的《傅雷家书》、《茅盾姚雪垠谈艺书谏》、萧殷的《萧殷书信集》《胡风、路翎文学书简》以及《八方来鸿——致梁上泉书》等等。《诗坛百家致王学忠的信》与上述书信比较,有其不同特色。

一、书信作者阵容可观,大都是文学名家,其书信的对象是一个下岗工人诗人,这在古今中外可能难寻先例。如贺敬之、魏巍、李瑛、雁翼、陈敬容、杨子敏、涂途、贾漫、屠岸、查干、刘章、高深、李发模、周良沛、杨啸、于沙、塞风、李苏卿、宋垒、李清联、胡德培、浪波、柯原、吴开晋、丁国成、王燕生、尹一之、梁上泉、阿红、束沛德、王绶青、葛文、任愫、野曼、鲁煤、石天河、穆仁、张继楼、樊发稼、谭旭东、何来、苗雨时等,都是中国当代诗坛的著名诗人或诗评家,阵容可观,其书信颇具文献价值。况且每封信都附有书人手迹原稿、书人小传,并配以题为“书人与诗人”的说明,介绍其相识、交往,书信的来龙去脉。在电脑与手机短信、微信已流行的今天,这些文学名家书信的手迹就显得格外珍贵,笔者就从网上见过一些名人书信叫卖几千元、准名人的书信几十、几百元的。《诗坛百家致王学忠的信》中,有的已经仙逝,如魏巍、雁翼、陈敬容、杨子敏、李成瑞、贾漫、屠岸、高深、阿红、浪波、柯原、于沙、塞风、王燕生、野曼、鲁煤、墨人、文晓村以及美国世界诗人大会主席罗斯玛丽·威尔金森等名家,他们的手稿是不可再生的资源,堪称为文物了。

二、通过这部书信集,我们可以看到这些文学名家是怎样扶持一个处于底层的下岗工人诗人的,诗人应该关注什么,诗歌应该反映什么?上世纪末,王学忠夫妇从国企下岗,夫妻俩靠摆地摊卖鞋艰难度日。却依然钟情缪斯,坚持写诗,用诗歌记录生活。在这种状况下,著名诗人刘章读了王学忠的诗集后大加赞赏,称他“敢讲真话,为民代言;“愤怒、不平、抗争,平民的吼声,我写不出” 。于是,便向几十位诗友、诗评家写信推介王学忠。他的信写道:“学忠是摆地摊的,他对当代平民才有真体验,他的一些诗是老百姓的诗,是真诗,是现代诗。” 刘章的信引起众多诗坛名家的关注。大作家魏巍收到王学忠的诗集后,立刻写了一篇长信,说:“前一部分已经拜读。应该说,我听到了我长期想听到却没有听到的声音,阶级兄弟的声音。我相信,这种声音是必然会出现的,是不可能不出现的。……不论你是否意识到,你为他们说了话,为工人阶级说了话。我应该感谢你!但是我觉得这些话说得还不够,还要大说特说继续说下去!说得更加理直气壮,要撼动人心,气壮山河!不要像受屈的小媳妇,而要够得上工人阶级的战士。我们写诗,爱诗,但诗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把它当作剑,当作武器,用它来为亲爱的阶级兄弟说话,为他们的命运搏斗,为他们忠实地服务。……” 几年间,魏巍写给王学忠的信竟达二十封,并亲自为他的诗集写序,给予高度评价,称他为“工人阶级诗人”。

诗坛泰斗贺敬之给他的信中写道:“‘人民群众是文艺作品的权威评判者’——这是30多年前拨乱反正初期文艺界熟知的一句话,一个命题和一个论断。应当说,这是与延安《讲话》提出的为什么人和怎样为的精神相一致的。尽管当时以至今日还有人对此不予认同,而作为人民文艺的重要特征之一,它所具有的真理性却是无法否认的。历史上的无数事实已做了证明,你的诗歌作品在人民群众中的正面反应又提供了新的例证。……”当时的贺敬之已年近九十,如此热情支持肯定一个下岗工人诗人的作品,不能不令人感动。

湖南省毛泽东文学院《文学风》主编贺振扬的信中说:“很高兴读了你的来信、刘章同志的推荐函和你的部分诗歌。讲老实话,这些年收到各地朋友寄来的书,我一般只读一、二篇,很难一篇一篇读下去,而你的这本《挑战命运》,当我读了第一首就爱不释手,于是,便在灯下一口气读完了全部诗作。我很高兴,很激动。我没有想到它们居然出自一位夫妻双双下岗靠摆地摊儿维持生计的工人兄弟之手。这实在难能可贵!这些年(也许有十几年了吧),我根本没有读到过这种来自生活深处,真正反映普通工农大众的生活、心声、疾苦的诗了,诗几乎成了一种无病呻吟哗众取宠的游戏,完全异化或者堕落了。……我准备在第二期上为你推出一组诗,……连同你的《作者自白》,用方格稿纸抄正寄我。”

从这本书信集得知,素未谋面的著名评论家胡德培不仅主动为王学忠的诗集写评论,还将评论投到《人民日报》发表;著名诗人高深主动将他为王学忠诗集写的序言投到《诗刊》发表;著名诗人雁翼主动写信给《文艺报》的编辑胡殷红,向她推荐钱致富教授评论王学忠诗集的论文,称“王学忠的诗是近十多年来中国新诗运动的一大成就,是‘百花齐放’中很美很动人魂魄的一种花”;著名诗人鲁煤主动请缨做介绍人推荐王学忠加入中国作协,并多次写信、打电话询问审批进展;著名诗人王绶青向《河南新诗百年》的主编推荐王学忠的诗歌……类似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王学忠自己说“真是‘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啊!”正如中国音乐学院教授宋垒说的:“我觉得刘章及众多诗友给你写信,不仅是你个人的事,而且是一段诗坛佳话,应大书特书。”的确如此。

三、与本文开头所述的书信集相比,《诗坛百家致王学忠的信》指向单一,皆只谈诗人与诗。诗坛名家往往对诗与诗坛现状有许多真知灼见,从书信中不时可见其闪耀的光芒。如美籍华人诗人非马信中说:“对于诗,我一向坚持两个至上论:‘现实至上’及‘艺术至上’”。……很高兴看到您在‘现实至上’这方面所作的努力与获得的成就。”著名诗人何来的信中说:“诗歌离不开想象和幻想,但是如果脱离了生活和人生,脱离了现实,就会成为虚妄的东西。” 年逾八旬的著名诗人樊发稼的信竟达四千多字,对王学忠的诗集《太阳不会流泪》的部分诗作作了“批注式”的具体分析评论,称“你的许多诗有着精巧的艺术构思,语言质朴而精炼,有如行云流水,尤其有些意象的新奇,语势的健朗和凌励,读来新人耳目、激人心弦” 。同样年逾八旬的著名诗歌评论家段宝林在信中说:“我一贯认为,理论是从实践中总结出来的。而过去的所谓诗评家却从国外所谓的美学大家的教条和形象思维的概念中照搬一些似是而非的条条框框去吓唬人,使诗歌由朦胧而晦涩,以致陷入绝境。正是您的诗,成为黑夜中的一线光明。”……这些评论式文字,足见文学名家们的艺术“慧眼”与关怀后进的良苦用心。

《诗坛百家致王学忠的信》是一本独特的书信集,其实也是一本有独特价值的评论集。

□ 唐德亮

展开阅读全文

网友评论

更多>>

专题推广

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