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超越时代的 社会学精品

2017年06月15日    阳江新闻网    发表评论   复制本文网址
—— 读费孝通《江村经济》

PJPG000103105562

《江村经济》费孝通/著上海人民出版社

1952年院系调整后,社会学这个专业在我们国家消失了,直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社会学才重又回到大学讲堂。费孝通先生是著名的社会学家,《江村经济》(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是他的代表作之一,这本书虽然写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但直到今天仍然是无法超越的经典,诚如英国著名人类社会学家马林诺夫斯基说的那样:“我敢于预言费孝通博士的《江村经济》一书将被认为是人类学实地调查和理论工作发展中的一个里程碑。”

《江村经济》运用的是新颖的调查方式,费孝通先生没有坐在书斋里查资料、找问题,而是选择了一个村庄——吴江县庙岗乡开弦弓村,亲自住到村子里,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调查,因此,他所获得的绝对是第一手资料,中山大学著名学者甘阳认为:“《江村经济》一书以小见大,以中国江南一个村庄农民的‘消费、生产、分配和交换’等实际生产和生活过程来探讨中国基层社区的社会结构和社会变迁过程,并试图以此为基础进一步把握中国社会在当代条件下的宏观社会变迁过程以及可能的应付之道。”作者为什么要选择一个村庄进行调查呢?因为在作者看来,“村庄就是一个社区,是一个由各种形式的社会活动组成的群体,也是一个为人民所公认的事实上的社会单位。”

开弦弓村的生产一直是以手工作坊为主的,然而由于世界丝绸工业中广泛的技术改革导致了国际市场上土生蚕丝价格的下跌,进而引起了农村家庭收入不足、口粮短缺、婚期推迟以及家庭手工业的部分破产。所以,费孝通先生总结道:“西方列强的政治、经济压力是目前中国文化变迁的重要因素。”在谈及家庭时,费孝通先生说:“农村中的基本社会群体就是家。按照当地的习惯,孩子长大后就要分家产。有限的土地如果一分为二,就意味着两个儿子都要贫困。通常的办法是溺婴或流产。人们并不为这种行为辩护,他们承认这是不好的,但是有什么别的办法可以避免贫穷呢?因而,杀害女婴就更为经常。”费孝通先生经过调查发现,在农村中,男女的地位是不平等的,女人的地位十分低下,比如,女人嫁给男人做了他家的媳妇,就得负责烧饭,而在吃饭的时候,她只能坐在饭桌的最底下的位置,甚至不能上桌吃饭。如果婆家感觉这个媳妇不理想,就有权提出休妻。但媳妇却无权提出离婚,他唯一可以采取的行动,就是离开家到城里去,在城里打工维持生活。如果夫妻和好无望时,她很可能会选择自杀。

村民们对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一直在某一块土地上劳动,一个人就会熟悉这块土地,这也是对土地产生个人感情的原因。人们从刚刚长大成人起,就在那同一块土地上一直干到死,这种现象是很普通的。”在本书的最后,费孝通先生总结道:“中国农村的基本问题,简单地说,就是农民的收入降低到不足以维持最低生活水平所需的程度。中国农村真正的问题是人民的饥饿问题。如果西行漫记的作者是正确的话,驱使成百万农民进行英勇的长征,其主要动力不是别的而是饥饿和对土地所有者及收租人的仇恨。

费孝通先生是一个爱国者,写作本书时,日本已侵占了中国的大部分领土,所以,费孝通先生以铿锵有力的声音抒发了他的爱国情怀:“我不太愿意把这本不成熟的书拿出来,它之所以不成熟,是因为日本人占领并破坏了我所描述的村庄,我被剥夺了在近期做进一步的实地调查的机会。但我还是要把这本书贡献出来,希望他能为西方读者提供一幅现实的画面,这就是:我的人民肩负重任,正在为当前的斗争付出沉痛的代价。我并不悲观,但肯定地说这是一场长期的严重的斗争。我们已做了最坏的准备,准备承受比日本的炸弹和毒气还会更坏的情况。然而我确信,不管过去的错误和当前的不幸,人民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中国将再一次以一个伟大的国家屹立在世界上。”

□ 唐宝民
相关阅读
热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