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日记

2017年07月11日    阳江新闻网    发表评论   复制本文网址

火车好像总是代表着希望,奔向你向往的地方或者思念已久的爱人。

当你在等候它的时候,所有的梦想都从远方启程,风尘仆仆而来。

绿皮火车开啊开,一路跨过一条条经纬度,景色不断变换。车内千姿百态,车外灯火映星光。有个朋友说,以前常常出差,身边旅客一批一批的更换,一个人默默看天色渐渐变亮,这个时候就会觉得特别孤独。

外婆说自己第一次乘火车是19岁那年。车稳稳当当地开着,只有窗外的树飞快向后靠去,说不出的新奇好玩。

我第一次乘火车是在冬天,因为一首《北京一夜》,对那种京城的气派向往得如醉如痴。从家到北京好远好远,我靠在车窗上向外张望着,舍不得睡去,在心里慢慢盘算着。直到我一寸寸接近北京,直到那些历史的尘埃一点点在我眼前展露。返程的路上我拿着一串火红的糖葫芦在站台上等候,天那么冷,可心里却满是欢喜与满足。

在现在看来,绿皮火车里装的是来来去去的诗意,可在那个时候,却是生活。相比现在快速便捷的高铁和飞机,火车上不缺热闹的人气。小时候看老舍先生写的《马裤先生》,总会因为茶房那对拧巴的眉毛而哈哈大笑。火车上的手推车总是和电影院里挂在脖子上的木头盒子一样,散发着香甜好闻的糖果味道。

“喂,你有听说过吗?有人说在火车经过黑暗轨道的时候许愿挺灵的。”有一次在和朋友闲聊时她这样说,随后又懊恼地补充,自己每次经历,却只有重见光明的劫后余生之感,每次都希望火车快快开出去。我听着忍不住笑出来,是的,她总是这样胆小怕黑,自然会紧张到忘记了这码事。

喜欢的电影《猜火车》20周年了,重温经典台词 “Looking ahead, to the day you die”,就想起少年时的孤勇和对自由的渴望,想到火车“嘟嘟”的汽笛声。

有人喜欢流浪,也有人向往回归。喜欢旅行归来的感觉,穿过拥挤的火车站被拥抱,进了屋子就有香喷喷的米饭和软塌塌的床。有人可等,有粥可温。有时候回家是为了尝一碗鲜嫩的蚕豆,有时候是为了摘一盆紫红的杨梅,但说到底不过是为了见一见那个想你的人。

喜欢外出时有人送,那代表有人在挂念你的离开,所以你总会再回来;喜欢归来时有人接的感觉,那代表有人在等待你的回归,所以归程的劳累都可以被欢喜消除。朋友喜欢攒火车票,都是从各处返家的,满满当当贴了几大页。她说自己是个野孩子,去过那么多地方,但总在回家的路上最是欢喜。

□ 柴裕如

相关阅读
热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