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姓盘的瑶族年轻人

2017年07月11日    阳江新闻网    发表评论   复制本文网址

这次跋涉甘竹大山深处的冷坑,相遇了这个年轻人。他穿着一套浅绿色的登山服,留着小分头,身材匀称,脸瓜圆胖,一派拘谨的样子,仿佛对风景熟视无睹,也不预备与他人发生一切未知的联系。

他,一路尾随我们,无论来或回。旅伴或已忽略他的存在,而引我关注的是,他手中一直拎着一个胶袋,左顾右盼,时而停下,时而弯腰,徒手将沿路溪涧的草纸、果皮、饮料盒子等捡起,放进手中拎着的那个袋子里。我曾亲眼所见泰山、华山、黄山等名山上那些不畏劳苦与艰险的清洁工,他们堪称景区美的使者。而在这座未被开发的荒山野岭,怎么会有清洁工呢?我有些不解。

旅途,我的同伴累了,坐于溪畔歇息。那名年轻的“清洁工”,轻轻放下手中装满垃圾的胶袋,主动上前,为有需要的陌生旅伴刮去刺在裤子上的草刺。他半蹲地上,小心翼翼而不乏专业,神情专注的萌萌模样,令谁都会感动。

这位可敬可爱的“清洁工”及他的一举一动,是一道风景线,很美!

或已受他影响,弯弯的山道上,我竟也自觉地捡起垃圾来。那些随我们一起行山的人们,也开始动手将沿途所见的废弃垃圾放进袋子里,同伴则不随手扔垃圾了,都掖着藏着,带下山去,孩子们在前后活蹦乱跳的。那情景,暖心。

我与这个年轻人,一前一后,踏着同样的脚步,做着同样的事。忘记了从何时起,我和他攀谈了起来。惊诧地得知,他并非清洁工,也非村民,而是一名村干部,姓盘,刚刚在深山上见过的那座盘氏宗祠,正是他族人的祠堂。谈起他的民族——瑶族的来龙去脉,历史上几次的灾难,祖上出过的大人物,他竟说得头头是道,有血有脉,有喜有悲。让我对这个民族有了新的认识和进一步的好感,对他亦刮目相看,眼前这位年轻人,仿佛已从一名清洁工蜕变为一位地方史志土专家。我问他,平时你会写点什么吗?他腼腆地笑笑,说还没有。我说你不打算将你知道的瑶族传奇写出来,让外人更多地关注你们多灾多难而又百折不挠的民族吗?他像一张被激活的手机卡,顿时灵动起来,连说好好。就这样,谈开去,我和这名村干部慢慢热络,直至互道姓名和电话,加了微信,相约日后若相见,我们可以喝上几杯,畅谈往事。

到山脚,我被领队安排上了一辆小车,令我更觉奇巧的是,司机竟然就是原来的“清洁工”、现在的谙熟自己民族历史文化的土专家——村干部小盘!坐在二排座上,我一眼瞥见司机座后挂着一个猩红的证件,上面的字,分外瞩目。我惊诧地问,这是你吗,他腼腆地答,是的,上届的市党代表,本届的县(县级市)党代表。此刻,我已无言,只听见车声辚辚。

送我们回到云帘村委会后,道别时,我们来了一个紧紧的拥抱,对彼此说,说好喝酒的呵。这个璞玉一般的年轻人,隐藏着高大上的光环,默默干着看似卑微的琐事,让我在母亲河漠阳江源头,遇到了最美的风景。冷坑?暖吧。

□ 端  子

相关阅读
热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