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架悠悠碧玉条

2017年07月11日    阳江新闻网    发表评论   复制本文网址

村里,家家门口种有一两畦豆角。规整的人字木架上,绿叶葱茏,密密匝匝。条条豆角一袭碧绿,优雅垂首,似乎在想着心事。或紫或白的豆角花这一朵,那一朵,掩映在绿叶中,盛开在阳光下,仿佛一只只蝴蝶,总让人担心它们会忽然飞走,如同悄逝的年华。

父亲做活细致、工整,每年的豆角架都由他亲自立起。待豆角苗抽出叶子,开始好奇地四处探索时,父亲就找来粗细一致、长短相同的枝条,很小心地交叉插在小苗的两侧。聪明的豆角苗不用指引,很快就稳稳当当抓住枝条,悄悄往上攀爬,开始它的人生之旅。

刚开始,豆角就像个不知疲倦的小孩,泼辣辣地使劲往上窜,很快,藤蔓便爬满了整个木架,叶子也长得葳蕤、清碧,俨然成了一道绿墙,风一吹,叶子摩肩擦踵,窃窃巧笑。这时的豆角,看着便像一个活泼、娇俏的小女孩,满架的勃勃生机和清新灵动。不知何时,绿叶丛中又悄然探出许多洁白或紫色的小花,像是噘着的一张张小嘴,小时候的我,总忍不住要轻吻它一下。接着,纤细、娇嫩的豆角姗姗登场,属于它的碧玉年华终于来到了。

这是它一生中最好的时光,既端庄又可爱,既清新又优雅,并且,做出来的菜,味道正好。摘豆角时,家人们都很开心,因为又可以吃豆角炒西红柿、鸡蛋的卤拌面条了,这道面食家人天天吃也吃不烦。还有凉拌豆角,焯水、过凉水,配上几片荆芥,加盐、生抽、醋、蒜汁、香油、芝麻酱拌好,食之清新爽口,让人念念不忘。

可是,我总不忍心摘下它,因为我觉得它会因没有走完一生而遗憾、心痛,我只想站在一旁静静地欣赏它的花,还有它,一任它变成灰白、粗糙、黯淡无光的老妪,最后干扁、枯萎,随老了的藤蔓一起被人拔掉,成了灶膛里的柴禾。

豆角终于走完了一生,尽管结局并不好,但它不后悔,因为它知道,这是自然生长规律,万物走到尽头,终尘归尘,土归土,然后等待来年的新生。我觉得,豆角有这个智慧。

当然,更多的豆角成为人间美味,在最美的年华退幕谢场,羽化成一种味道,一种乡愁。许多人不也是这样吗?在人生最辉煌、美丽的时候隐退,或许只是为了一个人,一个家,一份爱,她最终得到的,是一种绵长、深沉的生之欢乐。

不管哪种活法,豆角都无怨无悔,当时光流逝,它留给人们的,永远是一架碧玉年华,悠悠垂立在乡村的记忆中。

□ 小 方

相关阅读
热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