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给父亲最好的 礼物

2017年06月18日    阳江新闻网    发表评论   复制本文网址

阿宝在父亲节时给父亲送礼物;父亲六十寿辰时,他又为父亲贺寿,但父亲却总是愁眉苦脸。他要送什么礼物,父亲才会笑逐颜开?

■ 口述/阿 宝 ■ 执笔/黄卓贯

我是家里的宝宝

我叫阿宝,其实这个名字最初只是家人对我的昵称。我的出生,父母亲如获至宝,一家人都唤我叫宝宝。

我出生那年,父亲36岁,母亲35岁,在农村里,母亲可是高龄产妇,父亲算是老来得子。我还有一个姐姐,她比我大8岁,我俩都同属“八零后”。

父亲跟人合伙承包了几个山头,做木材生意;母亲是家庭主妇,种植少许稻谷、花生、番薯和蔬菜等农作物。小时候,爷爷奶奶尚健在,奶奶专职照顾我。那时,我真是家里的宝贝,享受着“衣来张口,饭来张口”的待遇。农村里,许多人家都是一套衣服大的穿过轮给小的穿。我家不算富裕,但我的衣物和日常用品都是新的,父亲不肯让我穿姐姐的衣服和使用她的生活用品。

我是家里的小皇帝,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记得五岁的时候,我听小伙伴说,多吃鱼眼睛,眼睛会长得特别大,于是吃饭的时候,我专挑鱼眼睛吃,长辈吃的鱼自然都把鱼眼睛挑出给我,姐姐却不肯,而我非得从她碗里的鱼取出小小的鱼眼睛。母亲劝姐姐不要为此跟弟弟争吵,应让着弟弟,她说妈妈太过于偏心。父亲听了,也劝她不要为小小的事情跟弟弟吵,少吃鱼眼睛身上又不会丢一块肉。末了,父亲还毫不留情地指责姐姐比我大八个立秋都不懂谦让。姐姐委屈地哭了起来!

六岁的时候,该上学前班了,我总是哭闹着不愿意去上学,一家人哄我,围着我转。那时,姐姐已上初中,父亲让她带我上学,我顺着台阶要姐姐背着我才肯去,起初姐姐不肯,在父亲的劝说下,终于说服了姐姐。小伙伴都取笑我,而我却不懂以此为耻!

记得三年级那年,父亲的生意很淡,经常在家里。每逢镇上墟日,他去买菜,总会为我买一块精瘦的猪肉——因为我不吃肥肉,一点都不吃。他嘱咐母亲剁肉饼,要剁碎一点,那是给我专用的……或许你会说,我的父亲太过于宠溺我,但在我的眼里,他是对我太好了!

我一直依赖父亲

读小学时,我的成绩可算上优秀,初中增加了科目,而我学习又比较懒,所以渐渐地跟不上了。中考时,考砸了,连最差的高中学校都考不上。父母亲为此很生气,母亲担忧我不读书了做什么工作好?我不以为然地说,就跟阿爸做生意呗。不料,父亲听了,勃然大怒,记忆中,这是他唯一一次那样发怒对我的。他指着我骂:“阿宝,我辛辛苦苦做生意,就是为了你两姐弟。只有读好书才有出息,将来有好的工作。你怎么就不学你姐,考上大学,有好的工作?你以为生意好做吗?”

良久,父亲才平心静气地问我想不想继续读书。我点了点头。过了一段时间,父亲说让我去念高中,叮嘱我勤奋念书。后来,我知道父亲托关系,交了一万元的赞助费,才给我拿了一个高中学位。

可惜,我辜负了父亲。三年高中,我平平庸庸,没有如父亲所愿考上大学!父母亲虽然觉得惋惜,但也无计可施。母亲建议我去念电大或去成人技术学院继续学习,我不肯,他们只好作罢。我在家赋闲一段时间后,提出跟父亲做生意,父亲说那是合伙生意,带上儿子很难为情。母亲再三恳请,父亲终于同意我尝试做见习管理,会计统计之类的岗位肯定用不上我,司机、伐木工人的工作我又做不来。

父亲合伙的山林,我是去过的,可是游玩和去工作却是两码事。在荒山野岭里,兀自排列着几间简陋的小平房,那是现场办公室和工人的宿舍。我在那住了两个晚上,还没有开始工作就溜回家了。

这次,父亲没有骂我,而是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宝,你现在知道做工辛苦了吧?我已50多岁了,按在机关单位工作的法定退休年龄,都快退休啦。最希望你能有稳定的工作,自力更生。”他还说承包的山头再过几年,租约就到期了,到时他就要退休了。这一年,他在城区买了房子,入伙那晚,他满足地说他的人生目标算完成了。

后来,父亲为我在一个事业单位谋了一份差事,是临时工,他希望我在那儿干能转正,最起码不辛苦,也比较稳定。我在那儿干了大半年就辞职了。我讨厌朝九晚五平淡无奇的日子,当然,重点是不满于工资低。离职后,我在家闲散了一段时间,母亲看在眼里,痛在心头,她问我希望做什么工作。我说考驾驶证当司机。父亲同意了。我拿到驾驶证后,父亲安排我在其朋友的一间家具城当货运司机。

当司机倒无谓,可是经常要兼搬运工,因为有时顾客购买的家具不是很多的情况,老板不可能安排几个搬运工。我在那儿干了几个月就不干了。我见有的人开着私家车当拉客营运,又向父亲提出买一辆小车想做这种生意,这下父亲不同意了,他知道这是黑市营运,不合法。更重要一点,他担心我是用小车作显摆的。

后来,父亲又为我找了好几份工作,而我总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参加工作后,我的收入其实根本不够自己花,还经常向家里要钱。那时,我总依赖着父亲有厚实的肩膀。

再也不当啃老族

其实,父母亲疼爱我,我是明白的。我虽然一直娇生惯养,但是也懂得孝顺父母亲。参加工作后,每年的父亲节、母亲节,我都给他俩买礼物,在餐厅订餐吃饭,但多数情况却不见父亲为此露过笑脸!父亲60岁这年,本来按老家的习俗都做大寿,但他却不肯摆,我和姐姐就请比较亲的亲戚坐在一起吃顿饭算是贺寿。我为父亲订了一个大蛋糕,又为他买了一套西装。可是那天,也不见父亲眉头舒展,难道他体会不到我和姐姐的孝心?

父亲喜欢粤曲,我还要在当晚订包厢唱歌,他坚决反对,他委婉地说,想早点睡,这不免有些扫兴。晚上,姐姐单独找我谈心,她问:“你知道爸为什么不开心吗?”我摇摇头。她叹了一口气说:“其实,你为爸贺寿,他是欢喜的。只是你贺寿的花费,还有买礼物的钱,却都是他辛苦赚来的哩。他开心得起来吗?”

我不以为然:“嘻,他的钱还不是我的钱?”

姐姐瞪我一眼,跺着脚说:“这相同吗?你还小呀?爸已经60岁了,你还想他继续养你啊!”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可是醒归醒,我一下子也改变不了吃不了苦、好高骛远的习性!

26岁这年,我有了女朋友,第二年奉子成婚。我当了父亲之后,才深知养子艰难,奶粉尿片样样都得花钱。母亲为我带孩子,我们夫妻俩出去打工,尽管如此,工资仍然不够开销,还要用父亲的老本!

有一天傍晚,母亲摆好饭菜准备吃饭,却不见父亲,我便问母亲。她说父亲托熟人介绍在一个工厂当保安员去了。我倏地颤抖了一下,父亲年轻时是堂堂一个老板,晚年竟还要打工!如果不是我不争气,他的积蓄肯定够他和母亲过上宽裕的晚年!想到此,我的泪水不知不觉地模糊了视线,我对不起父亲啊!我快三十,竟还是一个啃老族!

我去工厂找到了父亲,只见他穿着一套保安制服在岗位上,我的心很不是滋味。我对父亲说:“爸,回去吧,我相信我能扛起家庭的重担。”父亲却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嘻,你妈帮你带孩子,做家务,难道要让我做一个闲人吗?”我知道他的目的是为我分担压力罢了!

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发奋图强,不当啃老族,要让父母亲过上好的生活,享受天伦之乐。我想,这才是我送给父亲最好的礼物!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编后语

父母亲辛辛苦苦把孩子养育成人的时候,他们却渐渐变老了!这时候,孩子应当接过父亲的担子,勇于当顶梁柱,挑起家庭的责任,为家人遮风挡雨,这或许便是送给父母亲最好的礼物!在父亲节来临之际,祝天下所有的父亲:节日快乐!

相关阅读
热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