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父亲比高

2017年06月18日    阳江新闻网    发表评论   复制本文网址

管洪芬

我小的时候,还是呀呀学语踉跄学步的年纪,时常喜欢抱住父亲的大腿,这时他会把我轻轻抱起,让我的双脚站立在他的手心,小心地把我托起,然后逗弄。父亲通常是赶时间的,在我咯咯笑时,他会适时地把我放下,然后轻抚我的头,说:“你还小,等你长大了,长高了,爸爸一定带着你。”可那要到什么时候,我一个劲地哭,泪痕深处是父亲离开时高大的背影。

到我五六岁的时候,父亲依然喜欢抱着我,只是我已经不喜欢那样了,站在父亲身边,我的身高已经够到父亲的腰了。看着父亲出门,我开始学会了耍赖,我说我长大了,爸爸你带我一起……父亲便俯下身子来轻轻地抚我的头。很奇怪,明明我长得已够到父亲的腰了,可是父亲蹲下来的时候,我依然感觉他那么高,我必须仰起头,累累地去看他。

我十岁的时候,为了让父亲注意到我的长大,我开始不时地蹭到父亲身边,然后用手不停地比划。父亲便笑,说:“嗯,像个小大人了,身高都超过我的胸了。”父亲找来了笔,拿来了尺,在堂屋的墙上用尺不停地量了又量,用笔画了又画。那是方便用来量身高用的。父亲指着这些线,然后告诉我:“你要多吃饭才行,只有这样,个子才能蹭蹭地长。”

只是在我个子蹭蹭长的那几年,父亲却跟随着村里的建筑队去了外地。我知道,家里一直不宽裕,以前我还小,父亲和母亲侍弄着家里的那几亩地,再在附近打点零工,还依稀可以维持生计,可是等我慢慢长大,要交学费,且不能再穿那些缝补衣服,还要营养……花费的增加让父亲权衡再三,最终选择了背井离乡出去打工。

父亲很少回来,有时过年也不回来。因为父亲要攒钱,因为他说想供我上好的大学。记得有一次,父亲终于回来,碰巧我在学校。父亲跑去学校看我,不知怎么的,看到父亲的刹那,我便哭了。因为我分明看到,父亲的鬓角已泛起白发,而此时的我,已和他一般高了,他再不像我小时候感觉的那样,高大到无法追赶。

好在没有让父亲失望,我考上了一所好的大学,然后四年大学毕业,又如愿找到了一份好的工作。等到一切安定,我再三要求父亲不要再打工了,父亲却是不听。又是一年,我终究请了假去外地拿回了父亲的行李。当我说“爸爸,以后让我照顾你”时,父亲一下子哭了,我也哭了。抱着父亲佝偻的身子,我发现父亲居然比我矮了。虽然我一直期待着有一天我能长得高过父亲,只是那一刻,我什么也没说,只是任由着那眼泪从脸颊上肆意滑落……

相关阅读
热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