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醒我右脑的人

2017年09月09日    阳江新闻网    发表评论   复制本文网址

听妈妈说,我小时候,连续几天的发烧,使我的记忆力变得越来越差。上小学后,我真切地感受到了跌入深渊的滋味——因为,我居然成了别人眼中的残障儿童。

上个世纪90年代,虽然应试教育已开始遭受越来越多的批评,但是在农村读小学的我,依然要跟着学校的脚步一次次参加着乡镇“抽测”。每次考试,都是外校的老师来监考,考试结束后,学校老师会到镇上看卷子打分数。到了发卷那天,我最害怕的是看到数学老师,更害怕她用食指指着我说“就你一个人!把全班的平均分拉下来多少啊!”记得有一次,又要“抽测”,考试前,数学老师把我喊到印卷子的油印室,说让我帮忙搬点东西,然后把我关在了屋里,那个没有窗户的小屋里漆黑一片。于是,为了她的平均分数,我被迫缺席了那次重要考试……

新学期开始后,一切都在继续。唯一变化的是学校来了个美术老师。她站在讲台上的时候,长长的马尾辫随着瘦瘦、高高的身子摇摆着。尤其让我放心的是,她并不像别的老师那样习惯板着脸、瞪着眼。在课堂上,她总是鼓励我们拿起笔随性去画,哪怕我觉得画得一塌糊涂,她也会微笑着拿起红笔给我评上A或者B。正是她小小的认可、浅浅的微笑给了我信心和勇气。我内心虽欢喜着,却依然不敢像其他同学在课间时拉着她的胳膊跟她说话、玩耍。我记得那是一次大课间休息,美术老师轻轻地走到我的身边,笑眯眯地问:“我可以做你的舞伴吗?”当时,我能做到的反应就是可劲儿地点头。自从学校课间操变成了校园集体舞后,我就成了落单的“独舞人”,那一刻我是多么的幸福!我含着委屈的眼泪说:“老师,同学们都不喜欢我,都说我傻……”老师用力地攥着我的小手,对着我的耳边悄悄地说:“老师不仅喜欢你,还喜欢你的画!”就是这句话,似乎一下子吹醒了我的右脑——从此我再也没放下过画笔。

此刻,我坐在书房的画案旁,回忆起往昔的一幕幕:曾经班里谁考得不好了,就会被数学老师推到我身边,成为我的同桌,那一刻我是惩罚别人的工具。也曾经在镇上六一节的绘画比赛中,美术老师带我去参加现场作画,当我捧着大奖状回学校的时候,我才成了同学眼中正常的伙伴,从此再也没有人喊我傻了。我不敢想象,如果没遇上美术老师,我的人生会如何?

我依然记得,当妈妈拿着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上门去一再感谢美术老师时,她说的那一句话:“教师的意义是让每个孩子都成为优秀的人!”

感谢老师!是您,给了我一个色彩斑斓的世界。

□ 朱彩娟

相关阅读
热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