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顿等了半个世纪的团圆饭

2017年07月14日    阳江新闻网    发表评论   复制本文网址
父亲去世50年后,祖籍阳江的杭州男子苦寻老家亲人

PJPG000103537562

前日,何雄建(中)在海陵岛与堂哥表姐等亲人团聚。谭文强 摄

“我父亲终其一生,始终是个好人。”语毕,来自杭州市56岁的何雄建如释重负,他端起酒杯向众人致意,一饮而尽。饭桌上,围坐在他身边的30多人,全是何雄建父亲闸坡镇老家的至亲。然而,这桌团圆饭却迟来了半个世纪。

1967年,何雄建父亲去世,通讯不发达的年代,时年7岁的他与老家亲人的联系中断了。为了缅怀父亲,为了把父亲的故事告诉亲人,何雄建从懂事起就萌生出寻亲的念头,而这一找,就是50多年。

■ 本报记者/吴梦媚

父亲18岁离家当兵永别故土

很长时间以来,“老家”这个词在何雄建的心中,一直是个苍白陌生的概念。他告诉记者,打从他出生起,别说是他,父亲都没能有机会再回一次故乡。

1922年,何雄建的父亲何基富在当时的阳江县闸坡出生。连年战乱,何基富18岁参军辞别亲人。自那以后,他征战全国,再没有机会重新踏上故土,与家人的联系也全靠鸿雁传书。“父亲参加过淮海战役、平津战役和渡江战役,还被授予过勋章呢。”何雄建骄傲地拿着父亲的照片,照片里何基富头戴军帽,意气风发,3枚勋章别在胸前。

1955年,何基富在杭州成家立业,有了3个孩子,1961年出生的何雄建是最小的一个。在何雄建印象中,父亲提起老家时总说,那里有一大片海,是个淳朴的小地方。每隔一段时间,父亲也总会寄一些钱和照片给老家的亲人,但至于寄到哪里,年幼的何雄建还识不得这么多字,也没能记下。

人生岁月多磨难。1967年,年仅7岁的何雄建回到家中,发现父亲已经含冤而死。直到1976年,父亲才得到平反,恢复名誉。“父亲在我心中是一位战斗英雄,我没想到他最后会这样离去。”平反后,16岁的何雄建萌生了一个念头,他相信这世上肯定还有其他人惦念着父亲,而他有义务将父亲生前的点点滴滴告诉他们。

可上哪找父亲的亲人呢?父亲留下关于老家的信息少之又少,去父亲单位查找档案也是无迹可寻,线索就此中断。

凭着一张照片两地亲人相认

转眼多年,何雄建娶妻生子,过着平静的生活。年过半百,他寻找父亲老家亲人的念头,却愈发强烈。

转机出现在2015年。何雄建和母亲在杭州搬家时,意外地找到了父亲的《转业军人证明书》,上面清晰地写着“何基富同志系广东省阳江县闸坡区站坡村人”。看到具体地址的何雄建激动不已,立刻上网搜索,却怎么也找不到“站坡村”这个地名。

2016年元旦期间,不死心的何雄建索性买了车票,只身一人来到阳江市闸坡镇。他去了当地民政局查询,挨家挨户问村民,却怎么也问不出“站坡村”是哪儿,何雄建遗憾地离开了。

好在父亲是阳江闸坡人的线索没有断,何雄建便有意识地加了许多阳江、闸坡的QQ群和微信公众号,四处打探。今年4月份,一位叫阿昭的闸坡人在QQ群宣传自己在闸坡镇所开的饮品店,引起了何雄建的注意。两人聊得很投机,何雄建把寻亲一事告诉了阿昭,热心的阿昭当即表示会帮他打听。

不久后,阿昭带来了好消息,一些村民对“站坡村”这个地名有印象,猜测就是现在的闸坡镇白石根。7月9日,何雄建和妻子再次南下,在闸坡镇白石根附近打听了一下午,依然没有结果。抱着最后一线希望,何雄建委托闸坡热心人,将寻亲的消息发到各大QQ群和微信群里。

10日上午,一名步履蹒跚的老人找到何雄建,要求看一眼寻亲启事上的照片。她说,她一直记得从小带她一起玩的舅舅,当兵后就再没见过面,偶有书信寄回几张照片,她一直保存着,舅舅年轻时的样子也一直刻在她脑海里。

何雄建立刻把父亲仅有的几张照片全部拿出。“这就是我舅舅,绝对不会有错。”老人一眼就认出照片里的人是何基富,拿照片的手已经颤抖。

迟到半世纪的团圆饭终成真

眼前的78岁陈姓老人身体硬朗,看着她称呼照片上的父亲为“舅舅”,何雄建喜出望外。老人说,起初她看到寻亲启事时,只觉得照片中的人很眼熟,并没有和记忆中的舅舅对上号。

“因为寻亲启事照片上舅舅戴着帽子,穿着军装,我认不出来。”老人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找到何雄建,当她看到何基富结婚时的照片,发现相中人的眉眼和发型俨然和家中保存的照片是同一个人。一瞬间,老人眼眶湿润。“你就是我的表弟啊,没想到还能见上一面。”老人拉着何雄建的手,唠起了家常,父亲前半生生活的景象渐渐在何雄建脑海里清晰起来。

“我们是一个大家族,有很多亲戚,一起聚聚吧。”在老人的召集下,前晚,30多口人聚集在闸坡镇一间饭馆。“这是你姑姑的小孩,这是你二表姐,这是你表舅……”身边的亲戚个个都忙着给何雄建介绍,有时认不过来了,大家都干脆说“都是家人,都是一家人”,饭桌上笑声朗朗。

饭桌上,年纪最大的近80岁,最小的只有5岁,算一算也是四世同堂了。望着这一大家子,何雄建很是高兴,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父亲老家的亲人,打从父亲去世后,这顿团圆饭,他替父亲等了50年。端起酒杯,何雄建把父亲去世前后的情况以及如何平反的过程告诉亲人。“找到亲人,这是我怀念父亲的方式,也是希望告诉老家的亲人,父亲是一个好人。”何雄建告诉记者。

今日,何雄建将返回杭州。他带着满满一沓照片,里面都是父亲家人的笑容与闸坡镇的风光,准备给家中的老母亲看。“非常感谢热心的阳江市民,是你们的帮助我才能找到亲人。”何雄建说,闸坡镇果真如父亲描述一般,有一大片海,那里的人们很淳朴。

 

 

相关阅读
热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