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贤村,别辱没“求贤”美名

2017年07月17日    阳江新闻网    发表评论   复制本文网址

■ 摘自7月16日钱江晚报

作者:高 路

求贤村,北京大兴区的一座古村,历史悠久,取这个村名的先人一定对后人抱有很大的期待,可是这个村最近却做了件很不得人心的事。该村以村规民约的名义下了一则通知,要求外来人口每人每月需交2000元,决定自8月1日开始实施。7月15日7时许,北京大兴官微发布消息,称求贤村出台这一办法是因为流动人口造成了治安和环境污染的问题,收费旨在加强教育和规范管理。

哪怕在城市居住小区也没有“人头费”的概念,求贤村每人一律一月2000元的合理性在哪呢?这甚至比大城市里全封闭的高档住宅小区还要高的收费,不知其制定的标准是什么,哪个部门给批的?

流动人口有自觉维护好社会治安和环境的义务和责任,村里也有提供好服务的义务和责任,可是在求贤村的回应里,我们只看到村里单方面要求流动人口履行义务,却绝口不提自己的责任。这违背了权利和责任对等的原则。

把治安问题、环境污染归结为流动人口也是不公正的,村里面貌混乱,大家都有责任,首先应该反省的是管理能力。我们理解村里由乱到治的迫切,但“村规民约不能大过法律”这条底线不能破。村规民约更不是圈起一块地,抛弃国家法律搞自己的那一套。求贤村人为地把本地人和外地人对立起来,把理应由全体村民承担的责任转嫁到一个特定群体的身上,这会把原本单纯的问题复杂化,造成一定程度的人群对立,对于求贤村的经济社会发展、长治久安不利。

求贤村的做法,反映出了在地域经济发展中长期存在的不能客观公正地对待外来人口的问题,妖魔化外来人口,甚至把他们当成社会问题产生的根源。流动人口的确增加了管理难度,但也带来了活力,对产生的问题需要用发展的眼光对待,不能只享受人口流入的红利不承担责任。

【评中评】

求贤村前日回应“目前大部分外来租户对这一决定表示理解”,再次激怒公众。说理解或是卷铺盖滚蛋,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理解的份量更像是被村民“刀架脖子”的违心之语。看来,即使将来能打破户籍制度的高墙,但打破人心的高墙却还要很长一段时间。

相关阅读
热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