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离利益关联让教材与磁带“解绑”

2018年06月14日    阳江新闻网    发表评论   复制本文网址

堂吉伟德

随身听、录音机已经濒临绝迹,复读机也在市场上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但记者发现,在全国多数省份,靠着与英语等教材的“捆绑”,部分中小学教材同步配发磁带、光盘,这些“塑料语音教学资料”每年制造了“海量”的电子垃圾,产生了巨大的资源浪费。不少受访人士表示,教材与磁带、光盘的“解绑”、录音学习材料多元化开发已迫在眉睫。(6月13日《新华每日电讯》)

教材配发磁带已有很长的历史。不过随着社会的发展,随身听、录音机已经濒临绝迹,取而代之的是数字化音频文件,既环保又经济,质量与效果都比传统的实体磁盘和光盘更好。令人不解的是,拿到教材配发磁带后,“上哪儿找录音机”成了最大的困惑。

明明知道磁带属于落后产品,何以依然要实现“人手一带”,表面上的理由有三个方面,一是教材等听力文件使用磁带是按照教育部门制定并沿用下来的政策,属于“政策惯性”。二是主要便于照顾落后和贫困的地方,因为购置录音机更加便宜;三是按照相关规定将磁带的录音内容擅自复制改为数字化文件等进行传播均属于侵权行为,沿用磁带是基于产权保护的需要。

仔细分析不难发现,以上理由很难自圆其说,一者,政策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二者,智能化和数字化是大趋势,落后地方也会有先进的播放工具,以照顾落后和贫困地区为理由,是对实际情况的漠视,更是对落后地区的固有偏见;三者,格式转换和载体改变涉嫌侵权,那只是一种私自行为,公共采购条款议定足以解决。

在文字、音乐等已基本实现付费下载的背景下,用传统的实体磁带来进行产权保护,类似于开了一个很低级的玩笑。真正的诱因在于,小小磁带蕴藏着巨大的商机,庞大的利润培植了根深蒂固的既得利益者,若没有相应的纠正或者干预机制,利益获取的方式就很难实现自我调整和优化。磁带明明采取“自愿购买”为原则,然而在实际过程中,要么将其纳入教材价格捆绑销售,要么教材的配套录音文件只有磁带或光盘载体,没有其他获取途径,要么实行名义上的自愿购买,实际或指定或推荐变相强制销售。

这种做法跟教辅营销的模式极为相似,除了各教辅出版社外,当地教育行政部门、新华书店、学校也在理所应当地分食着其中高额利益,面对数百亿庞大的市场,治理起来自然就异常困难。如此情况下,就必须进行强有力的行政干预,有效剥离利益关联。真正实现自愿购买的原则,让市场归市场、行政归行政,从源头上规范教辅市场秩序。

相关阅读
热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