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教授喊停女儿奥数课

2017年07月17日    阳江新闻网    发表评论   复制本文网址
称这些题目自己都不会做

PJPG000103540822

资料图片

圈传热点

“这么多年来,我们为减轻学生负担采取了许多措施,中心环节是减少授课内容、缩减课时,其中普通高中物理等科学课程首当其冲。然而,请在座各位想一想,对比一下自己上学的时候和现在的娃娃,谁的负担更重?”7月12日,在中国科学院学部召开的第二届科学教育论坛上,清华大学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朱邦芬提出的这个问题,让在场的专家学者陷入了思索。

朱邦芬指出:“高中物理学等科学教育最重要的作用是培养影响学生一生的科学素养,对于提高全民科学素养、建设创新型国家极其重要。认为高中科学教学只对未来的科学家或工程师有用,是不对的。因此,目前中学科学教育弱化趋势必须要扭转。”

降低课程要求≠减负

朱邦芬说,目前“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竞争愈演愈烈,甚至提前到幼儿园报考,而一再提倡“减负”后学生实际学习时间并没有减少。

“我们必须要澄清一个误区,降低课程难度、减少教学内容并不等于减负。”朱邦芬说,“这对于优秀学生和学习差的学生基本不管用,对于大量学习中等的学生有一些作用,但也使得他们更加努力去刷题,有时候反而是增负。”

学生将大量的学习时间耗费在“刷题”和死记硬背上,这一点让朱邦芬特别担忧。“获取高分的路径更加依赖于学生的细心、勤奋和大量的模拟考试,高三整年都在复习,让不少本来对科学有着浓厚兴趣的学生热情消磨殆尽,产生厌学情绪。这种情绪可能影响到大学、研究生阶段,甚至会延续到工作阶段,对我国学生创造力和想象力的发展将产生长远的负面影响。”

日常生活用不上≠公式定理无用

在高中科学教育中的另一个误区,就是认为很多知识将来用不上,例如数学公式和物理定理等,因此没必要学。对于这个问题,清华大学附中校长王殿军说:“我是学数学的,现在很多物理知识的确记不住了。但物理是无用的吗?我在物理学习过程中建立起来的思想方法已经成为思维的一部分。”

王殿军说,进入大学后,理科不再学文,文科不再学理,大部分人的理科素养或文科素养就到高中为止,“如果我们的老师能够认识到自己将是学生在某个领域的最后一位教师,可能教学就会不一样了”。

朱邦芬对此有同感。他以物理教育为例说,高中物理教育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培养物理学家,除了要使学生掌握一些基本的知识和原理外,还要让他们在学习过程中逐步建立科学思维的准则和方法,“如根据基本原理独立思考判断的能力、认识实验对于检验理论的重要性、在考虑复杂现象时抓主要矛盾的能力、具有数量级的概念等。只有这样,才不会随便听到什么、看到什么就轻易相信”。

培养能力≠基础教育阶段脱离知识学习

只重视知识灌输而忽略能力培养,是教育界早已关注的问题,并已经开始着手改进。

但朱邦芬认为,在改进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偏差,比如片面强调能力培养,认为很多知识可以通过自学获得。

朱邦芬认为,学习知识和培养能力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它们相辅相成,在不同的阶段要取得不同的平衡”。对于优秀的大学生和研究生,应更多养成自主学习知识的能力和习惯。但作为基础教育的中小学教育,基本齐全、概念正确的基础知识传授是必要的。朱邦芬说:“知识的传授应该成体系,脱离学习知识、空谈能力和过程,只能培养出只知皮毛的夸夸其谈的空谈家。”

科学教育≠教学生千奇百怪的解题方法

在当校长前,王殿军曾是清华大学数学系教授,他笑言自己的女儿上了几次奥数就被他喊停了。“她问我的题目我都做不出来。”王殿军说,不是因为题目难,而是奥数班解题的方法是“不正常”的。

在王殿军看来,良好的科学教育不是要教给学生千奇百怪的解题方法,这反而会让学生们“思维走歪了、兴趣学没了”。从定位上,在基础教育阶段,科学教育要面向所有学生,解决未来全民科学素养整体水平提升的问题。他说,科学教育要真正做好,必须做到内容丰富、有层次,对学生进行全面评价、全科开考,可以引入平均成绩点数(GPA)的方法。同时,在科学评价的基础上,改变升学方式,让学生的所有时间都成为有意义的学习时间。

朱邦芬认为,高中科学教育要让学生掌握基本知识,对学科主要领域有正确的理解,培养学生对科学的兴趣、树立科学精神。他提醒说,“一刀切”式降低课程要求,不仅达不到减负的目的,而且在学生基本素质培养上无所作为,甚至还有所倒退。而高考毕竟有选拔人才的重要作用,考试要有一定区分度。

朱邦芬建议,对报考一流高校、一流学科的学生,增加相应的选考科目,这样既不会增加报考普通高校学生的负担,也有利于有特长的学生脱颖而出。

“谁赢得高中,谁赢得未来。”与会的专家学者一致认为,科学教育承担着提高全面科学素质的任务,更与未来科学家的培养息息相关,“虽然很难,但必须进行全面而深入的改革”。

圈中热议

@点金王朝:事实上是那么多的提前招生需要奥数,不会你根本考不过别人,教育体系自己出了问题急功近利,减负减了那么多年,不但学生的课业没有减,反而把家长都套进去了。这样的教育真的是我们需要的教育吗?真的和素质教育契合吗?

@嘟嘟哝哝:别发这种与现实相反的文章了!误导那些没有背景没有经济能力、想通过读书改变孩子命运的一大群小老百姓了!现在的事实是小升初、中考三位一体都要用到奥数,而且是占试卷里很大的一部分!

@星月海:我父母都是985大学的教授,一文一理,旁人老羡慕说,你真好家里有人教。其实父母科研教学工作繁忙,根本就没教过我。但是子女看到父母每天伏案工作,和一些子女看到父母回家打麻将看电视没完没了,潜移默化的影响才真正是决定性的。

@黄瓜拌青椒:搞笑,你们清华自招还要奥数得奖的呢!自己打自己的脸!

@共和国良民:奥数本是没有问题,奥数热才有问题。

@娜迷级球迷:教授,你家孩子在北京,你都发出如此感慨,这叫我们江苏的人情何以堪啊?

@Innovstar:奥数还是挺有趣的。只是现在教育成了产业,一切都量化了。

@懒惰的栗子:因为以前没有所谓的减负,很多知识都在学校由老师系统地讲完了。现在的学生因为政府无节制的减负,很多东西不准在课堂上讲,上课时间也有严格限制,导致所有的学生都要上补习班。这就知道减负这件事走偏了。

@王者鞋都:以考试成绩为唯一标准。对家长和学校来说,只在乎考试成绩,谁还在乎过程和孩子的兴趣。

@龙岂:改革教育,迫在眉睫。

■ 本版稿件综合整理/谭兴孚

 

相关阅读
热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