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桥古镇探寻诗情古韵

2017年06月06日    阳江新闻网    发表评论   复制本文网址

PJPG000102112282

千年枫桥风韵依然

文/图 王欣

月落乌啼霜满天,

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

水乡苏州桥多,明清时期,有记载的桥就有四五百座,因此有“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之说。枫桥,在江苏苏州算不上最精美的,也谈不上最雄阔的,然而,千百年来,却是诗人墨客吟诵最多的,尤其以唐朝诗人张继的这首《枫桥夜泊》最为有名。近日,友人作伴,我们前往枫桥古镇探寻诗意里的古情古韵。

盛极一时的

枫桥古镇

PJPG000102112322

通往古镇的渔隐桥

PJPG000102112262

张继铜塑

走过通往枫桥古镇的渔隐桥,沿着京杭大运河东岸的石板路前行。已流淌了千年的古运河轻浪翻腾,一艘艘偌大的机械船,吃水很深地往来南北。岸上,白墙黛瓦的古民居、当铺、米行等历史遗存,栉次鳞比却又静寂寥落;还有一座背依运河的古戏台,飞檐翘角,雕梁画栋,壮观雄伟,无不重现着昔日的繁华景象。

朋友对历史颇有研究,他介绍说,这一带自古就是水陆交通要道,舟楫往来,商旅云集。宋元时期,枫桥市肆已扬名四海,明清时期更是空前繁荣。“江南风流才子”唐伯虎有诗云:“金阊门外枫桥路,万家灯火迷烟雾。”清朝中期,枫桥古镇已是全国最大的粮食集散地,贸易往来甚至覆盖了日本、东南亚等地,民间素有“枫桥塘上听米价”之说。然而,时至18世纪中叶,太平天国进军苏州城,枫桥古镇的盛况从此烟消云逝。

凝驻人文的千年枫桥

PJPG000102112342

已走向历史的米行商铺

穿过枫桥古镇遗址,往北步行十来分钟,是京杭大运河与其支浜上塘河的交汇处。上塘河在古时曾有过浓墨重彩的一笔,其上游四五公里处的苏州古阊门,曾被曹雪芹在《红楼梦》里誉为“最是一二等风流富贵之地”。枫桥便横跨在上塘河入运河的河口。远望枫桥,清波涟漪的河面上,半圆形单孔石拱枫桥与其倒影,构成一个优美的圆。偶有载着游客的乌篷船从桥下吱呀吱呀地穿过,圆顿时被梨碎了,但很快又复圆了。哦,这就是浮于千年诗韵的枫桥么?我凝神须臾,又加快了靠近它的脚步。

走过一道蜿蜒的回廊,转身,上塘河北岸,是一尊张继的青铜雕像,他长袍斜卧,仰头闭目,满脸愁闷。再往前十余步,距离枫桥三五十米的地方,是一个古旧的简易码头。朋友说,之前枫桥附近,只有这个码头,因此后人猜度,张继当年应该就是夜泊于此。站立码头,遥想张继泊船靠岸,辗转难眠,晚秋夜半,当寒山寺的钟声飘来时,他迎着微寒的夜风站立船头,眼前的枫桥古镇没有了白天的繁盛景象,只有不远处的古寺里或许依然青灯孤照。此情此景,也许恰恰符合了他苦涩纠结的心情:期盼榜上有名,从此人生繁华,然而,事与愿违,最终变成一场清寂的梦。

日暮时分,我静静地迈上凝驻着尘世悲欢的古枫桥,倾听历史悠远的回音。朋友说,枫桥始建于唐代早期,明朝崇祯末年、清朝乾隆三十五年曾修缮过。春秋更替,岁月洗礼,扶栏已斑驳沧桑,石阶的石面也已被打磨的柔润光亮。站在桥顶远眺,枫桥古镇傍水而筑,错落有致;寒山古寺松柏茂密,鼓楼耸立;枫桥南堍,曾经抵御倭寇的铁岭关,巍然屹立,雄壮不减当年……一阵清风吹来,我忽地想起明朝诗人高启在《泊枫桥》中的感叹:画桥三百映江城,诗里枫桥独有名。几度经过忆张继,乌啼月落又钟声。而这,也很好地契合了我追昔抚今的心境。

相关阅读
热图推荐